🥛 新工作,喝新饮料

百姓网

每到一个新地方,我先探索的不是吃啥,而是喝啥。新工作三个多月来,确实也喝了不少新东西。咖啡自是必然,然后是茶,各种茶,红茶绿茶黑茶白茶生茶熟茶,最后,奶茶。

Coffee

夏天的时候起得早,所以还能到麦当劳吃个早饭,顺便点杯咖啡醒醒脑。便宜好喝的冰醇咖啡是我的最爱,其次冰拿铁,再是热拿铁。掀开盖子闻着咖啡香的时候,感觉新的一天都还没好好开始就已经完全升华了。

但是冬天不行,冬天爬不起来。别说起来吃早饭,就连每天上班都是晚到状态(我们组暂时没有迟到的概念),所以嘛,只能蹭蹭公司的咖啡机喝啦。不过问题是,自己弄的咖啡不好喝哇。咖啡、牛奶、糖的配比总是不对味,结果就是:要么没咖啡味,要么酸到爆棚。最后干脆不折腾,咋喝都成,有味儿就行。

去年这会儿我还说:“不知苦咖啡一般有怎样的隐喻,也许被某位作家比作醇香的青年时光或是苦涩回忆之类的?不过在我看来,在工作中喝的苦咖啡倒不如说就是工作本身。”,今年得换个说法,相比云拿,百姓网的 Work Life Balance 还是非常到位的,所以今年习惯喝甜奶咖。

另,瑞幸的厚乳拿铁真的甜真的好喝,逐渐成了我的巧克力替代品。

回到咖啡,学问真多。从 Visual Capitalist 中扒过来的这张图能看到:咖啡品种、烘干方式、烘焙技术、研磨技术、萃取方式都是能展开来讲一年的东西,我这种啥都不懂的小白评价起咖啡好不好喝来那可能真就只有非错即对的二元论答案供回答了。

从咖啡豆到饮料

各种茶

在公司有各种茶可以喝:没啥香味但是口感不错的立顿茶包,阿姨泡的养生菊花枸杞胖大海(其实我不知道泡的是啥但好喝就对了),还有同事带来的各种特色茶。总之都可以试一试,要是愿意的话可以一周内每天不重样。

说到“不重样”,我就算了笔账。去年这会儿优美茶还在卖一款 30 Days 的盒装茶,里面的茶包每包都不重样,也就是每天可以尝一种新味道。不过那会儿我嫌贵没买。今年想着“喝几杯奶茶的钱就可以买买买,干脆试一试”的时候,已经搜不到 30 Days 了。害,我的好奇心没有被满足,这可是大问题。哼,大问题。

表情-不乐

回家来也有各种茶可以喝。楼下是商场,一楼是 24 小时罗森。他们家的柜子里倒是有不少以前我在云拿没有见过的茶饮料,像是立顿精选系列,伊藤园的无糖茶啦,KIRIN 生茶,还有麟珑茶室的各种... 总之就周末喝喝的话,还是能新鲜好一阵子的。

最后,奶茶应该也是茶吧(“吧”字重音)。

依百姓网的传统,以下三种场合是蹭奶茶的好时机:

  1. 发错邮件,比如没填邮件主题,要请大家喝奶茶。
  2. 离开工位没锁电脑,大家会用你的企业微信在大群留言:“@全体,我今天非常开心,下午请大家喝奶茶!”
  3. 新员工转正或者老员工离职,再喝一波。

反正最近我是胖了三斤。

Extra

百姓网招前端哇,主站组,965,闲到自己找事情推,时间自由,机会多多,坐标上海,三年及以上。长时效,内推请邮件简历我:1806234223/@/qq.com

云拿科技

正值转正期,写转正小结我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只好看看能不能尝试着从写博客的思路中中找到些写转正小结的灵感。不过,直到我在电脑面前正襟危坐,写下这篇文章的第一句话时,我的内心依旧是非常抗拒的。一来是十分不喜欢写转正小结这种非常例行公事的事务;再者是总结一类的文章总是强迫我做不停地思考,并逼迫我在不同的观点间挣扎与选择,让人难受。我其实老早就向多个好友打听了关于转正小结如何书写一事,可惜的是无非就得到两种答案,百度或是谷歌——这确实挺符合程序员(基于搜索引擎的复制黏贴工程师)的作风,只是这种答案实在不值得我花个把钟头在电脑面前修修改改,徘徊前行。正好今晚我带了几瓶饮料回来消磨时光,那倒不如坐下喝喝饮料,好好想想这三个月来的一些体会。

增订,2021年1月2日:原文名叫《近来新工作,及喝饮料时的一些思考》,主要记录了在云拿时转正前夕的一些思考。不过现在文章既然改名了,那就把多余的内容删了。文章的新名字《新工作,喝新饮料》非常不错,或者,还不如说,只要是写“喝饮料”几个字我就兴奋了。

水溶 ®C100

水溶 ®C100,每瓶所含维生素 C,相当于 5 个半新鲜柠檬

三个月来我把公司便利店里的饮料喝了个遍。得到的除了大量用作能量供给的糖分,剩下大部分不外乎维生素 C 了(因为我喝水溶 C100 喝得太多以至于还能清楚记得瓶子上的广告语)。和糖分不同,维生素 C 在人体多种重要生化过程中发挥作用,但是却不能自身合成。要说编程给我带来技术提升是职业成长的糖分的话,那么这数月领会到编程意外的东西不外乎就是维 C。新的工作给我带来诸多思考,细想来着实宝贵,是一笔可观的收获。

Coffee

首先要声明的是,我喝不起 4 号楼对面的咖世家(个人觉得咖世家卖得咖啡不仅贵,而且还没比便宜的麦当劳咖啡好喝),我只能冲冲雀巢的罐装原味。先用热水温温杯子,再倒咖啡粉到杯子里——最好用中学化学课上学过的倾倒粉末状化学用品时那种最谨慎的姿势——开盖、左手握住玻璃瓶身并倾斜至杯口,右手食指再轻轻敲击瓶子,便会有一些碎状的咖啡豆混合物从瓶子中瀑布状泄入杯中。在温热的环境中,咖啡的香味早就开始溢出,再等到加热水时,香气便同引爆的甜弹一般,直直铺面而来。

不知苦咖啡一般有怎样的隐喻,也许被某位作家比作醇香的青年时光或是苦涩回忆之类的?不过在我看来,在工作中喝的苦咖啡倒不如说就是工作本身——操纵全身打代码的热情投身工作,游走于困难中,愈战愈勇,这和喝苦咖啡第一口觉得苦,往后便越加感受到香气而忽略了味觉感受的情形几乎如出一辙。我总能不知不觉就消灭一整杯咖啡,如同一开始工作就会忘记时间一样。讲到认真工作,颇让我佩服的是,我身边都是一群认真负责的人。从迫切的交流与热烈的讨论中,我能感觉多几乎所有人都持完整的精神力投身工作中去,这与我之前听说或见过的一些在工作中摸鱼的案例完全不同。混入一群沉浸于代码实现的人中,我有丝找着同类般的欣喜。

RIO

RIO 好喝,却喝得不多。毕竟工作时间喝酒精饮料多多少少感觉有些奇怪,所以我大抵都是礼拜五踹两瓶到口袋里带回家周末喝。没喝够,所以在此并不想提及我付出的惨痛代价,还有与人的交往也不想写了。等我学会怎么认真的讲故事再说罢。

本文最后更新于: January 02 2021 2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