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夜梦

最近总是梦到自己站在冰天雪地里吹冷风,让我想起了刚开始弹吉他的那段日子。我从高三就开始弹琴,至今八年了。现在我喝了酒,我要说一些有关吉他的伤心话,也许以后会后悔自己说过这些。


梦开始那会儿聊天还用短信,听歌还用天天动听,视频资源要花不少力气才能下载到。南方冬天最冷的时候,我裹着最厚的外套,带上 iPod Touch 去教职工宿舍蹭网。通常我会只看标题便缓存一堆视频,而这些视频只有周一到周五我一个一个点开时才能知道里面讲了啥。

我记得有次午休的时候我点开了 Gin 的《Atlantis》。也许是他的混响开到了最大,木吉他泛音演奏使我溺水一般,给我带来不可名状的冲击。那年,我把红包偷偷藏起来整整一千,然后乘着回到学校的周末,跑遍城里的琴行,挑了一把不错的新手琴。我先是学了《爱的罗曼史》,把手疼熬了过去,然后着手一句句的学押尾的《黄昏》。我还能清楚记得弹完《黄昏》后的某个周末站在冷风中蹭网时,我兴奋地用百度一个劲儿搜“一个月弹完《黄昏》是什么水平?”。

这之后我看了押尾许多 MV 和演奏视频,毫无疑问的成了他的迷弟。印象最深的是《Big Blue Ocean》里面有一段主人公在沙滩下车后直接奔向大海的场景,这让被困于读书考试的我羡慕不已。后来我用网易云时,特意找到这曲子留下了评论。

真是封神的曲子,就连做梦我都想着。翻到优酷的 420p 大蓝海的时候,从来没感觉 mv 有这么好看过,迷了我一个礼拜! 2016-12-25

那时候指弹还是一个冷门的词,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木吉他除了可以给唱歌做伴奏以外还可以独奏。我身边没有水平相近的朋友,以至于刚上大学不久,我就自认为在技术提升上遇到了瓶颈。有天我坐公交车去学校,瞥见路边有密密麻麻一堆的乐器店,于是立马下车反方向坐回去,然后从西一路走到东,每家乐器店都进去打听有没有教指弹的老师。答案自然是没有,所以只好傻傻回学校继续瞎练。

有阵子一直在练押尾的曲子,他的歌要用上各种技巧,劈里啪啦,非常吵。我喜欢一个人到学校角落的小树林去,那有环着小池子的爬满藤曼的亭子。有时坐亭子里,有时坐草地上。风有些冷,但太阳照过来暖和呀。时常有我叫不出名字的小鸟在藤曼织成的洞里翻来跳去,又或者在假山边打转儿。亭子外面,水面浮光跃金;鱼翻起一个不起眼的浪花,惊起了一群鸟,它们接连飞起来,在天空中连成一片,在树林顶上绕一个大圈,再飞回来,藏进看不见的地方。其实我记不清池子里有没有鱼了,只知道曾经在岸边努力地想看清水底,但是水面下黑黢黢一片——我在这池子里掉过两个变调夹——兴许它们现在还躺在漆黑的水底。

太阳从前面照过来,绿荫婆娑在脸上划过阴影。累的时候可以直接在这小憩。闭上眼睛会突然发现,这地方其实热闹得很:不远的草地上有几个男孩子在背单词,走走停停;再远点儿的地方飘来断断续续的铜管声给他们伴奏;有鸟叫,有风穿林过,兴许是远处的车呼啸而过,这些声音拥挤在一起,跌跌撞撞,稍显笨拙。就这样一直闭上眼睛,听着树林的呼吸,直到太阳逐渐变冷。

那时我弹琴有一种狂热的劲头。一遍遍重复练习,其它琐事抛到脑后;从早到晚抱着琴,弹到家里人比我更先不耐烦。现在我知道那是我在精神上没有归属感的表现,像一个孤独的孩子突然开始谈恋爱一样。

我忘记怎么加入的吉他社,只记得学长收完会费后每周喊大家出来练琴的次数越来越少。不过,那时倒是交了不少长情的朋友,大学时不时聚在一起,或者跑来跑去。期间我换过两把琴,先是把新手琴换成了入门琴,然后大三时还借钱买了一把自带效果器的琴。那把吉他有着一款乌黑指板,面板上拼接有金色木纹,非常漂亮。有了电箱的加持,我终于有机会学《Atlantis》。如果说弹琴的动力不过是一首又一首曲子支撑起来的梯子。我的梯子上排列了押尾一连串的曲子,而梯子顶端是 Gin 的《Atlantis》。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在各种地方弹琴。有次受一个琴友会上认识的朋友邀请,跨了半个南昌去他们学校给社团表演时,我突然意识到,我一直热爱的弹琴只不过是一种玩耍般的消遣,我为自己曾经以为提升了多少技术而感到羞赧。我单纯想学会几首好听的吉他曲子,但没想到要在技术上有多深的钻研。这像极了筹划婚礼时唯独准备了焰火和礼花。

工作以后很少弹琴了。时不时把吉他捡起来摸一摸,我知道这是敷衍。吉他对我来说更像个谈了八年恋爱的女朋友,往日热情消散,我却还对她不甚了解,别提要打起整天腻在一起的精神来了。我曾做过技术上登峰造极的白日梦,然而回到现实,却是想和吉他分手。换句话应该说想找解脱。后来有女孩子说喜欢我弹琴的时候,我心中又泛起欢喜,想起在小树林弹琴的日子,想起顾城的“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

她给了我一本北岛诗选,我欢喜的不得了,心中也有别样的想法在萌动,有风轻摇。这八年来我弹琴弹得断断续续,也没有进行过专业的音乐训练,所以水平一直没很大长进,这两点是我最大的遗憾。就像北岛《波兰来客》中描述的,这是我吉他梦的破碎。如果可以反悔的话,我大概从一开始就不会碰吉他,转而一心一意投入到代码中去。奥,这种想法一定是在潜意识中酝酿了很久,念头不断冒出,所以印象越加深刻,以至于现在我熟悉到可以顺理成章地说出来!可是许多美好的回忆还历历在目,害,到底应该怀着怎么样的心情!她的分手就不是冷静的故事,一想到分手的现实她就悲从中来,找到曾经的照片一张一张翻出来看。不过这也真是自欺欺人呐!依我弹琴的经验来看,回看过去录制的视频,恐怕只会更心痛吧。已失去的欢愉冲淡不了此间悲伤,反而让人心生悔意。如果曾经更加投入的话,如果曾经更用力的拥抱和爱的话,现在就一定处于不一样的境地了吧!夜梦阑珊时常常留下无声的眼泪来,这样折磨人的感情,宁愿从一开始就不要好了。

Dance to the plastic beat / Another morning comes
伴着我脆弱的心跳舞动 / 又一个清晨又来临了
I'm just playing games / I know that's plastic love
我只不过是在游戏人生 / 我晓得那不过是塑料般脆弱的爱情
Plastic Love

本文最后更新于: March 14 2022 00:09